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和老叶氏一起用过早饭,在她的欣慰、期待的目光下,穆子期抓起自己的书袋,和贴身小厮陈香出门,准备到隔壁的跨院去上学,毕竟家里有她老人家前两年特意请来的老夫子嘛。

    是的,自从他上个月伤好后,穆子期和老叶氏商量过,现在形势不好,外面逐渐有流民,两人打算先不回竹沟村了。不过这样一来,他的学业就得中断。

    对老叶氏而言,自家乖孙是个顶顶聪明的孩子,现在成绩不突出是他把心思用在其他方面的缘故,等大孙子一开窍,肯定比谁都优秀。更何况穆子期在伤口痊愈后真的变得比以前懂事许多,这更让她看到了希望。

    一直以来,大金国朝廷的军队大权都由他们自己的族人把持,汉人不容易出头。这就导致了民间汉族重文轻武,穆家往上两代都是耕读传家,自然更重视科举,所以长辈们都关注会读书的孩子。

    这就是穆子望为何能得到穆怀恩重视的原因之一。

    清醒过来的穆子期自然知道缘由,所以他练武归练武,学还是要上的,多学点知识总有好处。

    当然,两人身后还跟着穆子清和小堂妹穆圆圆,他们也是要去读书的。虽然时下的一些人家不会让女孩和男孩一起念书,但穆家有这个条件,而且穆子舒都能跟着去读,那穆圆圆肯定行。

    跨院离居住地只有几步路,穆子期见到了门外就挥挥手让陈香回去,低声道:“今天不用你做什么了,你有空不要老是往外跑,有时间就温习我教给你的功课。”

    陈香一听,脸顿时垮了下来,一脸苦色:“大少爷,我觉得念书并不适合我。”

    “我这是为了你好,身为我的书童怎么能不识字呢?”寒风一吹,穆子期颤抖了下,从袖子里伸出温暖的右手点点他的额头,“你看看你一本《三字经》学了几年?连圆圆都比不上了。”

    “哎呀,大少爷我可不敢跟二姑娘比。”陈香猛摇头,他今年十五岁,脸上自带着一股憨厚之态,比穆子期大五岁,长得高壮,常跟着穆子期练习拳法,很得老叶氏信任。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陈香一家是老叶氏的陪嫁,五岁多就来到穆子期身边,当年那场疫病不止他爷爷和亲奶奶病死了,就是家中的下人也减少了几个,其中陈香的父母妹妹就是那一年没的,要不然陈香也不会才五岁就到他身边伺候。

    穆圆圆抿嘴一笑,穆子清同样的表情,两人都知道陈香视识字为畏途,从一开始的受宠若惊到现在的畏之如虎。

    “算了,我又不能强压着你学。”穆子期无奈地摇头,未觉醒记忆前叶氏老是想压着他日夜读书,他自己不也是很厌烦吗?这种事靠的还是自觉,别人强逼不得。

    外面风大,穆子期先让堂弟堂妹们进去,自己又和陈香多说几句,这才进门。

    一进门,穆子期的好心情就荡然无存。只见学堂内摆放有五套桌椅,分成两列,一列是穆子望和穆子舒,两人都长得不错,其中穆子望和穆怀恩最为相像,唇红齿白、一派斯文的样子完全就像一个乖巧的学生。至于另一列,当然坐着穆子清和穆圆圆,两方看起来泾渭分明。

    “大哥。”穆子望和穆子舒见他进来,连忙站起来行了一礼。穆子望还好,表面上一派恭敬,还能忍得住。穆子舒就不行了,眼里有着不耐烦,带着勉强。

    穆子期应了一声,把他们的表情都看在眼里,一时之间只觉得腻歪。明明双方都已经撕破脸皮了,他们还要做出这副神态,相信这一定是章姨娘交代的。要不是怕节外生枝,他们兄妹俩到哪也带着两个下人,他肯定会把他们再揍一顿。

    是的,之前趁穆子望上街时,穆子期特意引开下人,自己则在小巷子里把套着麻袋的他揍了一顿,要不是最近县城里气氛紧张,街上有巡逻的衙役,他肯定揍多一会儿。

    事后穆怀恩他们就猜测到是他干的,穆子期当然死活不承认,他那天有明显的不在场证据,而且最近县城的外人增多,治安混乱,抢劫、偷窃的事情层出不穷,加上穆子望身上的钱财都被抢光,又找不到什么有利的证据,因此就算穆子望嚷着是他在报复,穆怀恩也无可奈何。

    在各怀心思中,夫子进门了。

    好不容易,今天的课总算上完,看在他奶奶的面子上,即使以前对他的感官不好,夫子教他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