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到只是觉得奇怪而已,没什么舒服不舒服的。”

    “真的就只是这样?”

    “是啦,真的就只是这样而已。”夏凝拍了拍丈夫胸膛:“我像那么小气的人么?”

    再者这个28岁的女人连自己都养不活,而且好像还有前科,能和她比吗?

    从英国到天朝机程也就是半天时间,温莎公爵下了机,急忙赶去某个地方。

    人已经约好了,就看等会那个家族怎样做了。

    在电话那边听李言那气急败坏的声音,想必出了很大的问题。这个孩子他欣赏,所以从数年前他就开始扶植他。本来打算推他上李氏家族当权者位置,然后让他做他的天朝代理人,以后商机无限。但近段时间他和戴维斯家族的斗争还是落于下风。

    斗不过易云睿和夏凝是正常的,只是就那么一年两年时间里,将从前积累下来的家族给败光,这倒是让他非常意外。

    是李言太弱了,还是夏凝太强?

    记得两年接触夏凝,这女人在易云睿身边温柔得像只猫,一出手倒是很狠。

    看来他的确是小看夏凝了。

    车子开进某处像宛如宫殿一样的别墅,从门外看到里面装潢大气严肃,中间的一个大称陀相当的显眼。

    计氏家族,一个在天朝里极其低调的家族,低调到一千多年来知晓的人不多。但知道的人都得避让三舍。

    如此显赫的家族,却低调如此,事物不合常理必有妖。没错,计氏家族在天朝商圈的地位,就是特殊的存在。

    它跟上位者们的关系非常密切,是上位者最后的王牌。

    偌大的铁门打开,温莎公爵的车队缓缓驶入。本是亲王贵族的他自小见惯奢华尊贵,进到这里却感觉心头压着一块大石,连大气都不敢多喘。

    车队停下,仆人分两排站好,左边白色衣衫,右边黑色衣衫。衣衫中间都有一个标志:阴阳太极。

    温莎公爵下了车,在这股浑然天成的天朝文化氛围里,他竟然感觉有些气虚。

    “亲王殿下,许久不见。”

    熟悉的声音响起,迎面走来一人,三十岁上下,一身灰银长袍,容光满面,他手一迎:“亲王殿下,里面请。”

    易云爱醒过来时,她发现身边空空如也……遥不知道哪去了!

    她吓了一大跳:“遥?!遥?!”

    叫了几声没有人应答,易云爱发现事情不妥,屋内四处找寻遥的身影。

    带着血的纱布和衣物还在,他受了伤,刚包扎完就能下地走动了?

    或者说刚才有人将他带走了?

    不对啊,如果有人的话,她会醒过来,不可能不发现的。

    如果没有人,是遥自己走的话,她竟然一点知觉也没!

    她找了好一会,然后在枕头边找到一张纸,上面有遥俊秀的笔迹:我手机号码是XXX,这回不要忘了。

    易云爱傻眼了,遥这一出是让她醒过来打电话找他的节奏?

    犹豫了一会,易云爱拿出手机,慢慢的拨打着某个号码。

    她发现自己的手有点抖。

    奇怪了,不就只是拨个电话而已,心脏咋跳这么快?

    而且还带着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妻子期待自己的丈夫归来一样。

    易云爱放下手机,大大的吸了一口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床上还沾有遥的气息,那股淡淡的,却又很好闻的香味,刺激着她,告诉着她这个房间曾经有个男人来过。

    她担心他的伤势,很担心。却又不太敢打电话给他。

    晕死,不就是一个电话而已,她害怕成那个样子?!

    易云爱轻咳了一声,拿起手机,一咬牙拨打了所有号码——

    那边通了,响了好几声,一直在响。

    他不方便接听电话?还是在休息?

    易云爱心里忐忑着,数到第十声,易云爱打算挂掉。

    “小爱……”

    手指都在挂机键那里,一把好听的声音自手机那头传出来,易云爱整个人僵在当场!

    “小爱?”

    “啊,呃,”易云爱迅速回过神来:“我醒来不见你。跑哪里去了?不是说好去我三哥那里吗?”

    “你三哥,是C军区首,长易云睿,我不太方便去那里。”

    易云爱愣着了,遥这句话几个意思?

    信息量好像有点大。

    “你不方便去那边?你犯了事?还是你是道上的人?”

    手机那头遥笑了笑:“这次来天朝,我是一个人的。我也只想和你一个人接触。除此之外,我暂时不想和其它人接触。小爱,对不起。”

    易云爱想起那天晚上遥做的事,几秒时间就杀,光了所有人,他该不会是某个帮会清理门户的人吧?

    不对啊,她听见别人明明叫他‘殿下’……对了,黑道上极厉害的角色儿子,也可以叫殿下。

    好吧,遥的家势有点见不得光,也不怪乎他不去她三哥那里。

    “就算不去我三哥那里,你也不用玩消失啊。你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