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对面愣了几秒,然后开了口:“爱,怎么了?”

    是A!易云爱翻了翻白眼:“我说这么晚了打电话过来干什么?不用睡觉吗?”

    “我……对不起,打扰到你了。你有看到我的信息吗?”

    “没看到什么信息,不说了,我好困,先这样,拜拜!”话完,易云爱挂断了线。

    真大胆,换作以前她早骂人了。对女人来说美容觉是很重要的,扰人清梦等于谋财害命呢。

    这么一扰和,易云爱有了睡意,闭上眼睛呼呼睡着。

    等她睁开眼睛时,已经早上快十点。

    这一觉睡得很舒服,不知不觉快到中午,易云爱伸了个懒腰,起了床,这时候佣人在外面轻轻敲了敲门:“四小姐,饭厅里早餐,请过去用早餐。”

    易云爱挑了挑眉,下了床,梳洗好自己后到了饭厅,佣人们正摆好热腾腾的早餐等着她。

    像公主一样的生活很舒服,但她可能过不惯。

    易云爱坐下,喝着热粥:“我哥呢?”

    “老爷正和少奶一起,他俩很早就吃过早餐了。”

    很早就吃过?很早就起了床吗?还是今天她大哥不用工作?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响起,是A的来电。

    易云爱心里一阵抗拒,她没有接听,但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

    无奈,到最后易云爱按了接听键:“烦不烦?”

    “烦。”手机那头魅惑般的磁音响起:“爱,提醒你,距离任务结束日期还有五天。也就是说,我还有五天性命。早是死,迟也是死,不如你今天来了结我吧?”

    易云爱愣在当场,过了好一会才记起嘴里吃着东西,好不容易咽了下去:“嫌命长是吗?”

    “不,只是在用我的命来赌你来不来。”

    这话一出,易云爱心脏‘噔’的跳了一下!

    用命来赌她出来?

    慢着,不会那边弄好了圈套,就等她钻进去吧:“那我出现了,是不是就要我的命了?”

    “你可以试试,相信我。”

    易云爱一抿唇:“在哪?”

    “你选个地方见面,我出现就好。”

    易云爱心里冷冷的笑了,就这么想死对吗:“OK,到时候我再给你电话。”

    她挂断了线,大大的咬了一口包子,这是送到嘴巴里的肉对吗?

    ‘我来赔违约金。’易云爱脑海里冒出这几个字,她放下了包子,其实这任务她可接可不接,这个男人不像他们嘴里所说的那么可恶。

    接触他不久,起码她直觉上觉得他并不坏。

    这么多年来她的直觉不会错,这一次……或许会判断错误?

    算了,到时候要是有意外,那就直接要他的钱吧。这么帅的男人她还真的有点下不了手。

    咬了几口包子,咬了几口粥,易云爱起身离开。

    就在易云爱离开没多久,一直在暗中视察着的张海对身边的某个佣人说:“告诉我老大,四小姐出去了。”

    易云爱选了个四通八达的地方约见那个男人,地形问题要是出事了她可以第一时间逃跑。

    “听着了,我在XXX这里,麻烦你20分钟内赶过来。”

    “不用,十五分钟就好。”

    易云爱笑了笑:“十五分钟就行?不做一些部署什么的?我可是来要你性命的帅哥。”

    “小爱,我是来送上我的命的。”

    易云爱心脏一顿:“少卖嘴皮子,姐我等着你呢,速度!”

    挂上手机,易云爱脸色很是凝重。

    直觉告诉她,她可能会爱上这个男人。

    所以,等会他要是出现,还是速度把他了结。

    坐在别人家屋檐上的她注意着下面街巷处的动静,偏僻的巷陌里人迹不多,十分安静。

    “好巧啊!”

    熟悉的声音传来,易云爱微微皱眉,是A!

    他怎么知道她在哪?

    对上易云爱疑惑的眼神,A走过来坐在她身边:“那个……我从你的手机号码上找到的。”

    “你跟踪我?”

    “我只是想知道你在哪。”

    从手机号码信号追踪定位地点,是一项很普通的技术,A做得好,那个男人肯定也做得到。

    所以那个男人说来就来了,其实早就知道她想干嘛了。

    易云爱拿出烟盒,点燃了一支烟,慢慢抽着。

    A眉头紧皱,接过她的烟:“女孩子少抽点烟,动作不优雅。”

    易云爱看着他:“你前任不也整天抽烟吗?你怎么就不说说她?”

    “她是我前任,我现在在乎的人是你。她的一切与我无关。”

    “无关吗?你身上不也保留着她送给你的礼物吗?口是心非的男人。”

    A愣了愣:“你介意的话,我会将她的东西全部扔掉。”

    “免,我没有说我介意。你和她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只是想抽烟而已。”说着,易云爱又点燃了另外一根。

    看得A直皱眉头,好一会才喃喃的开口:“我知道你是一直介意我跟她的事,所以才没有答应我。”

    “什么?!”易云爱一脸诧异,A哪来的自信说这句话?

    “没什么。你放心,以后我身上不会再有关于她的任何物品。”

    易云爱嘴张成了‘O’字形:“喂喂,A,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