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大夏三十九年, 穆子期因工作出色, 升迁至相省教育部, 任副部长。

    从嵇城到省城, 因为铁路的开通, 穆家人受的罪不大,三个小时就到了。他们一家六口人, 加上雇佣的三人, 人数不算多, 但行李挺多的, 所幸出发前有人帮忙运行李, 到达目的地后, 在火车站又有人接送, 整体过程不是很麻烦。

    他们即将入住的是衙门的官员家属区, 是一栋栋三层别墅, 有前庭后院,前院栽种着草坪和各类植物,再用白色的栅栏围起来, 看起来赏心悦目。

    起码穆子期第一眼看到就非常满意。

    “哎呀, 这个围墙真像乡下的篱笆。”七十二岁的老叶氏从车里下来, 看到未来几年住的地方, 忍不住偷偷在穆子期耳边问道,“怎么在前院种草?多种点花不好看?”

    穆子期忍住笑, 也小声回答道:“这是最新的流行, 听说建筑师去海外游学了几年, 回来后就建了这批别墅,我觉得还不错啊,里面有自来水,比那些四五层楼高的楼房宽敞多了,住起来舒服。”据说,建筑师的来头颇大,要不然省衙门也不会任由他做主。

    孩子们倒是十分欢喜,等送走帮忙搬运行李的人后,唐昕就把他们集中起来,开始分配房间。

    “你们都住在三楼,一人一间房,住哪一间一起商量,房间里有家具了,你们自己摆好行李。”唐昕说道,“姐姐和哥哥记得帮帮弟弟。”

    “娘,我不要自己一个人睡,我想和你们睡。”女儿穆果果和大儿子穆阳阳还没来得及说话,年纪最小的穆毛毛就叫嚷起来,“我一个人睡,我害怕。”

    唐昕一听,蹲下来耐心地看着他,说道:“我记得搬家之前和你说好的,你都六岁了,能自己一个人睡了,先前你就是一个人睡的,那时你都不怕。”这个小儿子是她三十岁那年生下来的,本来生了大儿子后她就一直没有消息,内心还颇为遗憾,没想到突然怀孕,她真的很欢喜。

    “不一样的。”穆毛毛撅起嘴巴,白嫩的脸蛋上镶嵌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面闪着委屈。那时候他住在耳房,就是父母旁边,不像现在,隔了一层。

    “好了,答应的事就要做到,不要讨价还价,大不了我陪你睡几晚。”大哥穆阳阳早就想去看自己住的房间,他要确定有没有足够的空间让他放下自己的东西。

    他从小对机械感兴趣,积累了一大堆材料,需要的空间很大。

    “好吧,听你的,哥哥,要不我和姐姐睡也行。”见正在和曾祖母说话的父亲朝这边看了一眼,穆毛毛不敢再撒娇,慌忙答应了。

    旁边摇着精致小扇子的大姐穆果果闻言,低头看了眼矮墩墩的小弟弟,摇头道:“不行哦,我不和尿床的小娃娃一起睡。”

    “姐姐!”穆毛毛吃惊地瞪大眼睛,随即反应过来,就一脸委屈地仰着小脸看向唐昕,声音似乎带着哭腔,“娘,你看姐姐,她嫌弃我,人家早就没有尿床了,她还老是说老是说,人家那次是不小心才尿出来的,以后再也没有过了,都改好了,她还老是说出来,我不高兴啦。”说完就双手环胸,鼓起白胖的脸颊,一副很气愤的样子。

    “果儿,你弟弟说得对,他那次是不小心喝多了又懒得起来才尿床,已经过去一年多了,以后不许再说,省得他给你急,毕竟人家是今年就要去上学的小学生呢。”唐昕忍住笑,一本正经地说道,“不许再吵了,赶紧的,果儿带你两个弟弟上楼,我和你爹还有事忙。”

    “就是就是,以后不要叫我毛毛,要叫我大名。”穆毛毛雀跃地点头,“我八月份就能去上学了,哈哈。”

    “好吧。”穆果果随口应了一声,又揉了揉小弟弟的发顶,道,“小毛毛,走,上楼,拿好你的存钱罐。”她嗤笑一声,自家小弟弟也太天真了,上学了又如何?回到家还不是一样被叫小名?不明白他坚持个什么劲?

    打发完三个孩子,唐昕舒出一口气,幸好孩子们渐渐大了,又有佣人帮忙,要不然肯定会手忙脚乱,弄得精疲力尽。

    穆子期和老叶氏说完话,见佣人把房间打扫归置完毕,就先扶她进房休息。

    “明天袁二郎路过这里,我去车站和他说说话,我们好久没见了。”等出了老叶氏的房门,穆子期见孩子们跑上跑下搬行李,看了几眼后,就对唐昕说起这事,“中午我不回来吃饭。”

    这些年他偶尔会和袁二郎联系,有时回清溪村祭祖,两人还会见上一面。不得不说,对于袁二郎和袁三郎,他是一直关注的,知道这兄弟俩的生活不错。当年袁三郎考了两次终于考上一所普通的大学,出来后就进入衙门,只是日子过得不温不火,和清溪村的袁家关系很不好。

    袁二郎一直留在军队里,娶了个性格泼辣的妻子,他依然很关心袁三郎这个弟弟,只是有妻儿后,补贴就少了。

    “好,我待会给厨房说一声。”唐昕知道袁二郎事先写过信来,就应下。

    “我有三天休整期,对了,我后天还有个同学聚会,和孟明苇、崔世松、陶靳、阿初他们,大家难得聚在一起,就想一起去吃顿饭,我估计吃完这顿饭,孟明苇就要去前线,除了阿初,其他人要各奔东西了。”穆子期回想了下自己的行程表,笑道,“难得大家这次离得不远,想到很久没见了,就聚一下。”

    他觉得,时间的流逝真的能改变很多东西,包括友情。

    先前读高中时,他们和孟明苇、崔世松的关系不怎么好,没想到毕业将近二十年,有陶靳在中间,双方的联系竟然渐渐多起来,还能聚在一起说话聊天。遗憾的是,季无病一直窝在夏国大学不出门。

    “是不是真的要打仗了”唐昕忙问道。

    穆子期点点头,是的,大夏兵强马壮,准备了十几年,不会再忍耐下去。他认为不用很久,战争的动员令就会发布。

    真要打仗的话,他认识的军人可能都要上战场。想到这里,心就揪起来。

    大人有大人的烦恼,小孩也有自身的苦恼。此时的穆毛毛就是如此,他住进家属区后,哥哥姐姐们很快就在学校找到合适的伙伴,不是参加那个读书会就是去哪里看热闹,他比姐姐小六岁,比哥哥小四岁,两人都不愿意带他出去玩。

    “有什么了不起?哼,不就是嫌弃我小吗?嘿,等我八月份上小学,我也能找到好朋友。”这天上午,在完成父亲布置给他的大字描红功课后,穆毛毛嘟起嘴巴,小胖手笨拙地收拾好书桌,接着屁股滑下凳子,脚步放轻地走到二楼。

    二楼是父母的卧室和书房,他皱起小眉毛,侧耳一听,发现曾祖母在楼下和人说话,二楼三楼都没有人。

    穆毛毛的眼睛顿时一亮,突然对探索房间生起了浓烈的兴趣。嗯,爹爹的书房不能进,里面有不能让小孩看到的东西。等推门推不动后,他记起了这事,很快转移目标,走进旁边那间唐昕的书房,结果发现里面都是书,桌子上还摆着几个娃娃,上面插着几根银针。

    他打了寒颤,想起自己上次生病被娘亲扎针的疼痛,慌忙跑出书房,在走廊这里磨蹭了一会,摸着脑门想了又想,最终还是偷偷跑到一楼。

    “毛毛,不许到房间里乱翻东西,小心你哥哥姐姐回来揍你,到时你可不能哭。”老叶氏见小孙子蹑手蹑脚的模样,随口说了句。她知道小孩子都是有好奇心的,换了个新地方住,想多走来看看是正常的事。

    小孙子被他父母教得很好,危险的事不会去做,所以她倒是挺放心的,就继续让厨娘讲家属区的八卦,听得津津有味。

    “知道了,我就随便看看。”穆毛毛应了一声,见自己被发现了,就直起小身子,穿着小拖鞋,踢踢踏踏地走来走去。

    然后,不知不觉的,他走进一间供奉着祖先牌位的小房间,里面有着香炉和贡品,光线有点昏暗。

    穆毛毛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每次过节的时候,爹爹总会领着他们在这里跪拜鞠躬,知道这里供奉的是自家的祖先。

    他在这里摸了摸桌子和凳子,想起父母的告诫,终究还是伸回蠢蠢欲动的双手,没有乱碰桌子上那把闪着光泽的剪刀,只是现在他太闲了,想到还有两个月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