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说是废墟也不对,但人去楼空是肯定的,再看到大开的城门口上挂着的几个腐烂人头,穆子期再一次升起呕吐的冲动。即便在这三天里他已经看过几次尸体,但把头砍下来再挂起来的还是第一次见。

    他忍不住想,是不是古代每次攻城成功的乱民都会有把地方官员杀掉再挂人头的习惯?他们宁安县可能是有内奸或者是乱民势力太大才导致城破,那留在家中的穆怀恩……

    罢了,不再想他。穆子期看着三位族叔,低声道:“你们想进去吗?”此时他们正站在城门口不远处。

    穆怀麦摇摇头:“大郎,官府没有了,如果有贼民在里边,那城门口应该会有人把守,咱们在这里看了那么久,一个进出的人都没有,那指定是……”

    穆子期默默点头,轻轻一嗅,总觉得干燥的空气中有种腐烂的臭味,他从怀里掏出一副几层的口罩戴上,闷声道:“咱们走,这里是不对劲,里面兴许有很多死人,天热,我看都要有臭味了。”

    其他人一听,赞同地点头,纷纷掏出自己的口罩。这是中午休息的时候让族中女眷赶制出来的,主要是路上的尸体增多,穆子期等人怕有瘟疫,戴上口罩有没有效果不知道,但求个心理安慰。

    他们没有进城,就算穆子期担忧大外公他们一家的下落,他也不会冒险进入县城去寻找,如今大开的城门口就像一只安静的、张嘴欲噬人的野兽,总透着一股诡异。

    想到半个月前和叶家的通信,穆子期相信叶家在有准备的情况下,总不会逃不出一人,他们的嗅觉比自家灵敏多了,就是不知道他们家现在朝哪个方向逃荒。

    穆子期没有立马带人回去,他们先到县城附近的村走一趟,发现往常几个富裕的村庄早就没人了,都是空荡荡的一片,就算还留有几个人,也是饿得皮包骨,躺在自家屋檐下等死的老人,那眼神,让他们看了觉得全身发寒。

    穆子期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提着篮子,拿着镰刀的少年,他见对方还有神智,就过去搭话:“你们这边是怎么回事?我见村里都没人了。”

    那少年似乎这时才知道有人站在面前,他有气无力地抬起眼,看到气色不错的四人,眼睛顿时一亮,舔舔嘴唇道:“你们有吃的吗?俺给你钱,俺有钱买粮。”眼睛简直是亮得吓人。

    穆子期看了看自己这边的几人,再看看那饿得几乎不成人形的少年,觉得自身的武力值还是可靠的,就道:“我们也没有多少粮食,把你知道的事说出来,我们就给你一个烙饼。”他看一眼少年篮子里的几根草根,心里一紧。

    “好,俺什么都说。”少年看到他们手中拿着的砍刀和木棒,不敢造次。

    “俺们这边的地界有帮山匪,以前年景好时他们只抢富户和商户,现在年景不好了,他们找不到吃的就从山里出来,抢了俺们的粮食,又接着把县城给屠了,很多人饿得受不了只能跟他们杀官造反,这是两天前发生的事,听说有想去县城捡东西的人说,那里血流成河,可怕极了。”少年在一个烙饼的刺激下,似乎来了精神,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恨不得把自己肚子里的存货掏空,眼睛不断地往穆子期的身子瞄。

    “那县城有人逃出来吗?”穆子期很是紧张,他和叶家的感情还是挺好的,时常通信。

    “听说有许多逃出来了,山匪杀不死这么多人。”少年语气有些犹豫,又怕穆子期他们不信,就道,“俺听俺村里人说的,俺没去过县城。”

    “那其他人往哪里逃荒?你怎么还留在这里?”穆子期又问。

    “俺爹娘病了,走不了,外边也危险,一家人就想留在家里,就算死也死在家里,总好过在外面做个孤魂野鬼。”少年眼睛又看一下穆子期手中拿着的长弓,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继续说道,“往哪里走的都有,俺没打听。”

    穆子期他们又盘问了一通,见实在问不出什么了,这才从怀里拿出一块烙饼递给少年。

    看着少年闪电般伸出手来抢走烙饼,又见他还心怀渴望地望着自己,穆子期内心无奈,却知道自己无法帮助这个少年,终究还是在少年失望的眼神中离开了。

    当然,他们能顺利离开是叔伯们手中有武器的缘故,要不然他相信村里还半死不活躺在那里的人一定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气来抢劫他们。

    临走之前,还在他们快要干枯的水井里把几个竹筒打满了水。

    穆子期等人失落地回到穆家聚集的地方,把情况告知后,大家又是失望又是庆幸。失望的是叶家不在了,想补充粮食难,庆幸的是自家趁乱逃出来了。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低落,众人面面相觑,对于未来何去何从很是茫然。

    穆怀恩这一辈生出来的姑娘非常少,能长到出嫁的只有一个姑姑,可那个姑姑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