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个年过得没滋没味,整个县城都没有多少喜庆的气氛,就是元宵花灯节也不举办了。等好不容易过了年,老夫子却接到老家的来信,说是家里的老娘重病在床,让他速归。

    如此一来,穆子期他们就没人教了,加上如今的世道还是乱糟糟的,城外的流民越聚越多,城里的气氛一天比一天紧张,人心惶惶的,穆怀恩就暂时不管他们的功课了,只让他们在家自学,不能再出门。

    难得的空闲时间,穆子期却没有放松的喜悦感,他的心情一天比一天紧绷。说实在的,如果不是真的要发生乱子,他还真不想离开这个家,就算再怎么不愿意承认,穆怀恩终究是他们家的顶梁柱,有他在,才有他们现在安稳的日子。

    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随着他了解得越多,对这世道就越发敬畏,有时候觉得活着真是不容易啊。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三月份,从过年到现在竟然一滴雨没有下,天气温度比往年高,种到地里的苗即使一再浇水长得也是瘦瘦小小的,一看就营养不良。看到这种情况,种地的人心急如焚,求神拜佛祭天……什么手段都用出来了,结果劳民伤财不说,却也无济于事。

    老叶氏对此十分担忧,眼看着这一季的收成就没有了。

    幸好这时的河边还勉强有野菜冒出,山上还有草根勉强果腹,安宁县的人一直在苦挨着,就算河床已经下降,但到底比别的地方好一些。

    到了六月份,就算农户日夜挑水,收成还是极少,稻穗干瘪,到了这个时候,眼看着秋收没什么指望了,形势又重新紧绷起来。

    县城门口在开春逐渐减少的流民又重新增多,连老家竹沟村的人都坐不住了,很快就上县城来问计。主要是如今各村已经开始出现流民,田里的种子刚洒下就被流民挖出来吃了,就算村里的青壮日夜巡逻,村民家里的鸡鸭还是不断减少,和流民的矛盾日渐增多,气氛一触即发。

    “族里有人想搬到城里躲避一阵,老天爷再不下雨,以后的事情不好说。”族长大爷爷穆多粮坐在椅子上拍着大腿叹气道,才五十多岁的脸上就满是沟壑,一股愁苦之色掩都掩不住。

    穆子期坐在他对面,也忍不住叹气。今天穆怀恩照样去衙门,看样子得晚上才回家,所以就由他来作陪。而穆多粮是爷爷的亲兄弟,自家排行第二,爷爷那一辈的堂兄弟一共有五个,平日只在竹沟村老老实实耕作,因有自家关照,衙门的胥吏不敢多敲诈,所以温饱是可以维持的。

    “咱们家还有余粮,待在家里不要出去,等朝廷赈灾就好了。”老叶氏也是脸色凝重。事实上,大家都知道宁安县的库粮已经在冬天的时候被吃光了,那时灾民多,差点闹出民变,县令顾不得其他,下令开仓放粮。

    穆子期一听,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考,倒是觉得这个方法不错,反正他们家还有粮食,只要社会秩序好了,他们总能熬得过来。现在最怕的是朝廷顾不得这边,毕竟全国有比他们这里受灾严重的地方,怎么看都觉得轮不到这里,而且他很怀疑官府的行动力和执行力。在这个皇权不下县的皇朝,往往赈灾的粮食很难如期如实到达灾民手中,有个十分之一已经很不错了,相比起庞大的灾民,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大爷爷,能搬进来还是搬进来为好,县城里起码有围墙,有官兵。”穆子期建议道。

    “说得容易做起来难。”穆多粮倒是不意外穆子期会插嘴,老叶氏疼他是出了名的,而且在乡下的两年双方已经很熟悉了。

    “破家值万贯,有人舍不得离开家呀。”穆多粮在身上摸了一下,转而才记起自己这次进城没有带烟锅和烟袋。

    “现在是关键时刻,不进城难不成往山上跑?”穆子期皱眉,这时候的山可不安全,其他不说,山上的植物同样受到干旱的影响,动物会更加疯狂,也不知道谁吃谁。

    他们整个穆家有这么好的进城条件,其他人还犹豫什么?

    老叶氏是同样的想法,城里毕竟安全,家里又不是没吃的,这五房人都是同一个曾祖传下来的,关系还很亲近,自然跟着劝说。等晚上穆怀恩回来后,他也是同样的想法。

    穆多粮见此,终于下定决心举族迁进城里,先度过这个难关再说。

    三天后,穆家全部抵达县城,穆怀恩刚刚安顿好他们,蝗灾竟然来了。

    这是穆子期第一次经历蝗灾,当看到铺天盖地的蝗灾时他简直要吓懵了,幸好旁边的人反应快,大喊一声:“赶紧进屋!”

    接下来就是一阵兵荒马乱。

    正在前院里挥汗如雨锻炼的穆子期回过神来,连忙一把拉着穆子清的手,直接就近冲进旁边一间屋子,刚一进门,二话不说赶紧关上门窗。尽管他们的动作已经够快了,但还是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